Followme外汇跟单官网

Followme外汇跟单官网
TDAmeritrade期货和外汇部门董事总经理JBMackenzie表示,所有主要货币交投迟滞,因人们在等待,我们正在关注通胀数据,以了解经济运行情况,看看经济是否过热?如果是这样,是否意味着全球央行可能对此做出反应?交易商周二将较长期美债收益率推至逾一个月低位……
文章1465 浏览5378601

atr計算

atr 計算


TDAmeritrade期货和外汇部门董事总经理JBMackenzie表示,所有主要 货币交投迟滞,因人们在等待,我们正在关注通胀数据,以了解经济运行情况,看看经济是否过热?如果是这样,是否意味着 全球央行可能对此做出反应?  交易商周二将较长期 美债收益率推至逾一个月低位,并令收益率曲线上备受关注的部分利差收窄,此前一份 报告显示 美国小型企业信心下降。


    许多主要货币呈现区间波动走势,交易员正等待周四的美国CPI数据,来评估美联储减码刺激政策的前景; 欧洲央行也定于周四召开政策会议。


  BannockburnGlobalForex 首席市场 策略师MarcChandler在报告中写道,在本周美国CPI和欧洲央行会议等重大事件之前,资本市场似乎处于停滞状态。


    日元走弱,因为对全球经济复苏的乐观情绪降低了 对日元的避险需求。


    美元兑日元(109.42,-0.0700,-0.06%)  一度上涨0.3%至109.56,为6月3日以来最大涨幅,此前政府报告显示日本第一季度经济萎缩程度低于早前报告的数字。


  东方汇理银行驻香港高级外汇策略师DavidForrester称,目前市场处于极度舒适环境中,全球复苏正在推进,但力度还不足以迫使各国央行开始撤回刺激措施。


  这种环境对日元等融资货币造成压力。


    英镑兑美元  一度 下跌0.4%至1.4121,有报道称,在听取了政府首席医疗官和首席科学官的简报之后,英国内阁大臣们对于放松抗疫封锁持悲观态度;JefferiesLLC策略师BradBechtel在一份报告中表示,英镑将进入一个不确定的时期,因为人们继续谈论经济重启延迟的可能性,另外英国也将与欧盟进行另一轮谈判。


    大宗商品货币的1周期隐含波动率收益率追随债券收益率下跌,表明通胀担忧可能消退并帮助提振了风险偏好。


    美元兑加元(1.2109,-0.0002,-0.02%)  涨0.24%至1.2111;  澳元(0.7740,0.0003,0.04%)兑美元  下跌0.15%,至0.7742; 纽元下跌,受到美元走强以及该国债券收益率下降的拖累;  纽元兑美元  盘中一度下跌0.6%至0.7187,为6月3日以来最大跌幅。


    美元 流动性突然大增的原因之一 美国 财政部TGA 账户存款的释放。


  美国财政部TGA账户(TheTreasuryGeneralAccount)又称财政部一般账户,美国财政部使用该账户支付所有美国政府的官方款项,账户开立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美国财政部一般账户存款直接构成美联储的负债。


    去年以来由于美国积极财政政策和大规模的国债发行,财政部TGA账户积累了大量存款,2020年7月曾达到最高1.8万亿美元的规模,截至2021年2月24日,这一规模为1.44万亿美元,2021年2月,美国财政部宣布将在4月前将TGA余额减半,并在6月底前削减至5000亿美元。


  虽然落后于此前目标,但3月以来财政部TGA账户存款规模确实快速下降,截至6月9日已降至6736亿美元,较2月24日下降了7661亿美元。


  财政部TGA账户资金的释放主要以财政支出、归还存量债务等名义,但实际上最终体现为私人部门在银行存款的增加,从而增加银行准备金余额,使得银行体系流动性变得更为充裕,并增加对于各类资产的需求。


    2、 全球疫情降温有助于供需矛盾缓和  除了美国国内,海外美元流动性同样较为充裕,5月下旬以来,亚洲新兴经济体资本流入规模普遍上升,我国股债市场外资流入均加速,全球性的美元流动性充裕似乎表明除了美国货币、财政政策的影响之外,受基本面和市场化因素影响的信用扩张也在发挥作用。


    全球疫情降温, 供给或有恢复,供需矛盾或有缓和。


  从5月初开始,除了部分亚洲国家外,全球主要国家/地区的疫情都出现了新增确诊人数环比下降的降温态势,典型的地区包括北美、欧洲国家、中东、印度等,南美也略有改善。


  如果我们以发达国家货币、财政支持下的终端消费需求和经济重启程度表现代表全球需求的观测指标,将全球疫情形势的边际变化作为供给恢复的观测指标,那么在疫情全面出现改善的情景下,预计需求不弱、供给出现了一定恢复,供需矛盾或有缓和。


    5月下旬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涨势趋缓,或也侧面印证了供给的恢复,并促成了通胀预期的下降。


  宏观局面由商品“价升量缩”转变为“量价齐升”,意味着实际增速更快回升、实体部门更为具备加杠杆的条件。


  “量价齐升”所推动的海外信用扩张加速可能也是流动性改善的原因之一。


    在4月20日的报告《为什么我们预测低于市场的美债收益率中枢?》中我们提到,全球美元信用扩张所带来的全球美元供给上升,最终回流美国、购买美债,从而压低美债收益率,归根结底,美元是全球的美元,美债是全球的美债,两者均与全球经济金融形势深度互动。


  研判美债走势不能拘泥于美国自身的经济周期,而应放眼全球的金融周期。


  鉴此,美债收益率上行固然是美国名义经济增速上行和预期改善的必然结果,但考虑到美联储宽松政策取向和外资回流增持美债对美债收益率的影响,我们再次强调2021全年美国10Y国债收益率的中枢水平低于市场一致预期值的观点。


    综上所述,当前美债收益率的下行既受到了美联储政策取向、财政政策操作的边际影响,也受到疫情改善背景下美国乃至全球金融周期向上的推动。


  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拐点、财政部TGA账户存款下降告一段落可能给宽松的美元流动性环境带来边际冲击,但全球金融周期向上、私人部门维持美元信用扩张仍然可能成为中期推动美元流动性宽松的因素。


  

最后编辑于:2021/8/17 16:19:34作者: Followme外汇跟单官网

Followme外汇跟单官网·站长: